•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欲念

重改的简介:

男逢男遇,男兄男弟,男上加男,知男而进,知男而上,左右为男,一言男尽,自身男保,勉为骑男。

两位业界上的大佬突然在一起,只有相爱没有相杀。

苏陆一号宠妻狂魔,你在闹他在笑。

牧歌第二大护妻狂魔,先婚后爱,你们爱不爱!

(狗粮撒多了,遭人恨!)

“你什么意思?我们约法三章过的吧?”傅沉要气炸嘞。

苏陆不以为意,“对啊,但我其中一条就是,你不能阻止我怎么宠我媳妇。”

傅沉,“???”漏洞啊!!!他当时怎么没发现!“苏陆,你大爷的,你放我下来!”

“不放,我媳妇我得宠着。”

颤颤巍巍的抱着自己,“不带你这么宠的!”

————————

周子扬气急败坏,“先NMD婚后NMD爱,老子不嫁!”

牧歌表示直接把民政局搬过来,“你在这签个名,咱日后慢慢培养感情。”

周子扬想杀人,几近怒吼,“你今天就算把我骨灰扬咯,我!都!不!签!”

“谁让你喝醉私自把我未来老婆的戒指带了的,恩?”牧歌强制性的将人搂进怀里,决定用暴力。

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强制性签名按手印,几乎是一直咆哮爆粗口,“老子一定杀了你!”

“好的,我的上校老婆。”

————我还是声明一下,此文不是主线视角,主线副线我都开,在切换的交接处我会尽量流畅。渣作者还在努力,希望各位看官大佬喜欢,还有多评论呀,想你们指出我的不足。

赛车

小说 欲念 作者:一抹菊花残 字数:1073 更新时间:2019-07-13 01:27:04

“滴滴滴……”

手机的闹钟响了许久,延迟了又延迟,床上的人却还是蒙头大睡,终于在第三次响起时将他吵醒。纤细白皙的手臂从被窝里伸出来把手机的闹钟关掉,不情愿的爬起来去洗漱,就算再怎么睡不够该上班还得上班。

收拾好自己背着背包出门了,他白天要上课,没课就打工兼职,晚上偶尔可能有地下赛车比赛,像现在这样的危险赛车工作他一个月大概有个五到八次的比赛吧,大多都是等通知,并没有个准确。

“下一站方田路站,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听着机械化的女音播报,宋白曰起身往门那边靠,他从地铁始发站坐的所以才有位置,虽然已经八点但还是晚高峰,上班族们下班挤满了地铁。

坐了十二个站,从地铁站出来扫了辆路边的共享单车,蹬着车子往目的地而去。

早已经在地点等着的人看着宋白曰不急不缓的把单车停在路边,快步上前直接将人拖走,语气有些急躁和怪罪,“你可算来了,雷少那边都已经在等着了,比赛也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你居然还能蹬着个破单车来!你知道迟到的话有什么后果吗?”

  听着人的话,宋白曰抿了抿唇,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单车气息有些喘,轻声说,“我知道。”没错他付不起那笔违约金,他是雷少的地下飙车赛车手,如果雷少通知了让他来赛车那他就必须得来,只要没有死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以不来或迟到,合同上一清二楚的写着的,迟到就直接错过比赛了,有了通知却没有比赛光一场的违约金就是一百万,而他的一场出赛如果名次靠前的话能拿一笔不错的工资,前三是两万到五万不等,前五只能拿底金三千块,进不去前五连底金都没有,也就是一毛不挣。他虽然被雷少看中,其实不是因为他技术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便宜,通常是跟朋友娱乐时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