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十年不晚

上一世,萧天青被最好的朋友和爱人欺骗利用,因莫须有的叛国罪,遭受满门抄斩,他父亲的尸体死后示众四十九天,他的书童假冒他替他定罪后不堪屈辱咬舌自尽……绝望和自责之下,他在朋友与爱人大婚那天,跳崖自杀。

这一世,他踏血而归,重返新帝登基的第一年,从一个小官的儿子身份开始,重返边关,弃笔从商,教化边民,资助城防,改进武器,并将父亲一步步推上了丞相之位。

受刑台上:

酆都大帝:你可知错?

东方鬼帝:吾知,但,不悔。

行刑!

这一世:

殷老夫人:你可知错?

殷涧将军:哼!知,或不知,敢奈我何?

晕倒!

萧天青:你可知错?

殷涧将军(东方鬼帝),委屈,哀伤,手抚胸口轻咳:不,不知道呀,咳咳咳,天青,我的心口好痛~

萧天青脸色大变:快躺下休息

什么错不错的,全忘啦~

第三十九章 相约

小说 十年不晚 作者:余生皆假期 字数:2657 更新时间:2019-09-12 11:00:00

与萧天青日益高涨的声望不同,钱佑吉最近,简直成了笑柄一般的存在。

无他,皆因‘冲冠一怒为红颜’。

若这红颜是个门当户对的良家女子,‘冲冠一怒’非但不会成为笑柄,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就算成就不了佳话,外人也只会笑评一句:人不风流枉少年。

可这红颜若是个靠卖艺为生的女子,境况则大不相同。

哪怕霓裳教坊中的艺伎只卖艺不卖s,可在世人心目中,依旧是个只要花钱就能买回家的玩意儿,和一套上好的茶具,一副名家的字画,性质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就算得到了,也应该拿出来大大方方供大家品鉴,哪里就值得为了个玩意儿,跟人大打出手?

这种行为,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有何区别?简直丢世家的脸!

“唉呦呦,你轻点儿呀。”钱佑吉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大呼小叫。

平安揉着他的pg,硬邦邦回答,“少爷,您且忍忍,大夫说了,必须用力将药膏化开揉进去,才好的快。”

“啊~爷我不要好得快,反正也被禁足了,就这么趴着,慢慢养,”

平安的手停了下来,板着脸细想少爷的话,觉得挺有道理,“是,少爷。”

“哎,你就这么走了?快把裤子给本少爷拉上去。”

“可是少爷,小的手上都是药膏,不洗净的话,会弄脏了衣服,且大夫还说了,要等药膏晾干。”

微风自窗外吹来,挨了板子的地方,胀疼中夹着丝丝冰凉,平生第一次,钱佑吉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害臊。

“老爷。”

屋外传来平安一板一眼的请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