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十年不晚

上一世,萧天青被最好的朋友和爱人欺骗利用,因莫须有的叛国罪,遭受满门抄斩,他父亲的尸体死后示众四十九天,他的书童假冒他替他定罪后不堪屈辱咬舌自尽……绝望和自责之下,他在朋友与爱人大婚那天,跳崖自杀。

这一世,他踏血而归,重返新帝登基的第一年,从一个小官的儿子身份开始,重返边关,弃笔从商,教化边民,资助城防,改进武器,并将父亲一步步推上了丞相之位。

受刑台上:

酆都大帝:你可知错?

东方鬼帝:吾知,但,不悔。

行刑!

这一世:

殷老夫人:你可知错?

殷涧将军:哼!知,或不知,敢奈我何?

晕倒!

萧天青:你可知错?

殷涧将军(东方鬼帝),委屈,哀伤,手抚胸口轻咳:不,不知道呀,咳咳咳,天青,我的心口好痛~

萧天青脸色大变:快躺下休息

什么错不错的,全忘啦~

第一百四十章 重逢

小说 十年不晚 作者:余生皆假期 字数:2766 更新时间:2019-11-08 22:00:00

虽然还有一个月才是新年。

但节日的气氛已然弥漫开来。

“少爷~”

“少爷~”

一大早,萧天青还在用膳,门外便传来男男女女此起彼伏的请安声。

随即,花钿、斜红、通宝、郎九……杂七杂八一大堆人,喜笑颜开的走进屋来,对着萧天青躬身施礼。

萧天青忙让他们快快坐下,这些人也不推辞,却也不敢过分越矩,只在下首位置,挤成一堆坐下。

萧天青先是对元宝和银锭使了个眼色,见他们会意地走到门外,并将房门关好,这才看向王管事,直截了当地问出,这段时日以来一直压在心头的疑惑,“那乔世达,到底是怎么死的?”

王管事冷冷一笑,“偷窥城防,估计是他搞不明白通往翼城的两侧地堡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偷穿了兵卒的衣服想浑水摸鱼上去瞧瞧。可他不知道他走的那条小路,其实是我们的疑兵之计,我们自己人根本不会走上那条路,故而他一出现在小路上,就被城上将士发现,直接当成细作射成了刺猬。”

“那冯峰冯将军?”

“我听朱军师和柳军师说,乔世达死后,冯峰深知不管乔世达死因多不光彩,乔太傅都一定会把气出在他的身上,故而当天便给皇帝上了一道密折。

您一直在路途之上可能不清楚,这次太傅被腰斩前公示的二十条罪状里,其中四条都出自于冯峰的举报,他现在在镇远郡也算是夹着尾巴做人,对殷将军留下来的几位副将以及两位军师都客气的很。

哦,对了,我前日得到您的信临出门时,听朱军师说,皇上下了旨意,将各地兵卒互调,原本辛苦练出来的竹枪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