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微耽·念此及往

许是不太喜欢写那种长文,脑海中却有很多的小故事想说想写,可是长文写不下去,准备写短篇文章,里面会收录写的每一个小故事,念此及往。

小说 微耽·念此及往 作者:囹桐 字数:1489 更新时间:2018-11-09 08:57:05

沈寒是沈家的独子,为人张扬跋扈,简直叫人见人恨不得抽他两巴子,仗着家大业大在整个青水城横行霸道几多年,谈起来都是血泪史。

若说这沈老也是个威震一方的主,偏偏对他这儿子不加管束,只要不是闹出个什么杀人的大事来,基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看着他做小霸王,有时受了委屈还要带人去压上一压为他出口气。

这青水城的人虽然对于这沈寒束手无策,但对沈老可是又敬又畏,青水城的地势本就是整个业国的天然屏障,沈老又是驻扎于此的武将,世代守卫这疆土无恙,哪天惹了这座活爷爷怕是以后日子不好过。

沈寒二十岁成年礼在即,整个沈府都在张扬,业国的一方势力皆来此贺礼,祝沈公子成年之礼。

喧闹了一天的沈府入夜时分渐渐安静下来,宾客意味犹尽的推搡着出府各回各家,沈寒回了院子,看着高挂当空的明月嗤笑了一声,深色的眸子发出锐利的光芒,随即又隐没在玩世不恭的样子上,笑笑癫癫的大开了屋门。

唤了人弄了盆热水,脱掉了挂了一天的红色滚边衣裳,大手大脚的没在水里,墨色的发丝飘散了一片,沾上了湿漉漉的水珠。

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撩起几分水珠慢慢泡了起来,直至水温以不再适合泡澡才拿起挂架子上的里衣漫不经心的套在身上,拿干毛巾擦试着头发,赤脚就走了出来。

他敢确定那人还没有走,在那看着。

擦完了头发把毛巾随手往椅子上一丢,挑眉:“阁下……是想继续在这里看下去?”

黑暗处没有动静,人还在。沈寒并不理会径直向他搁了脂粉的桌子走去,暗处的人才有了点动作。

“想走,这可有点难哦。”

  那人裹着黑色的夜行衣,一头乌黑的毛发被束起一个高马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