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不择手段衣冠禽兽攻&前阳光后抑郁受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独木舟

第八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047 更新时间:2019-01-02 01:18:02

第八章

令宋白稍微安心点的是那天之后他就没见到季随云了。只是一周有两三天会有助理带着那个小姑娘来转一圈。季家主宅光厨师就三个,但季随安只喜欢宋白做的牛轧糖,天天闹着说别人做的不是那个味儿

季随云正巧对宋白有那么点染着颜色的意思,就也由着季随安先去混个眼熟。

宋白这还一切正常,没想到先出事的竟然是陆伏成那边。

静安工程的尾款本来是周一就能到账,可因为季随云走的公司账户,因为一点零散的原因拖了一个星期。终于确定好日期,还没等打款的时候,房子出了问题。

洗手间的水管爆了,因为屋子没人住,发现的时候已经有近二十平方的香脂木豆地板被泡了,折合下损失,大概有八十多万。

陆伏成知道的时候当时就皱了眉,卫生间的防水他足足做了两米,地漏低于地面两厘米,水封高度五厘米。按道理说就算漏水,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倒像是排水系统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排水管道确确实实被堵了,里面淤结着一层厚厚的装修细沙和稀水泥。按理说不该有工人偷这点儿懒往排水管道冲这些东西,倒像是仇富恶意的使坏。

抓不到到底是谁做的,这个锅只能陆伏成背。

陆伏成不是没有怀疑是有人想给自己做套,但这成本也太高了。

当天下午季随云的女助理踩着七公分的小细高跟抱着档案袋姗姗来迟,公司七楼的小会客室里,景晓燕清了清嗓子道:“季先生说可以不追究您的责任,但您得天天七点到公寓,看着装修工人一点点儿把那些地板撬下来再铺新的,新的要鱼鳞纹,没问题吧。”

  地板二次重铺费的时间不是一点半点,但他没办法,费点时间精力怎么也比赔偿完之
手机端链接:有始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