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王之觞

当他真的把匕首拔出我的胸膛时,扩大喷血的伤口竟并没有带来痛楚。我大概是太震惊了。

我震惊的并非是他做了这样一个决定,我震惊的是我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爱他已然到了这般生死罔顾的田地!

另类简介

今早起来突然想到可以这么介绍王之觞,虽然有些破坏气氛,不过还是贴出来玩玩:

这是一篇用爱融化恨

把直男变弯男的故事的故事。

^_^

163-4

小说 王之觞 作者:苏亓2018 字数:1932 更新时间:2019-06-13 18:00:00

163 痊愈 (上)

亓珃醒来时便看见了放在案头的那只白玉碗。

御用的器皿自然都是上乘的材质做就,那只碗薄而莹润,烛光辉映下流溢着浅浅的红光,那是盛在碗里的液体倒映出来的一种颜色。

碗,比刚开始用的已小了很多,但依旧是满满的,一碗血红。

割破的伤口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但看见那里流出来的盛在这碗里的“药”,心,仍是会疼。

那把刀子割破他的腕,也,划破他的心。

亓珃抬起头,苏允站在阶下,似乎已等了很久。他微直起身,有什么自肩头滑落下来,目光也随着垂下。

不曾记得自己有披衣,这衣衫……

亓珃抬腕拂开了那件外袍。

何必去管它?

伸手端起了碗,慢慢喝下药,腥甜的味道引起些许不适,他微蹙了眉。

放下空碗,亓珃望了一眼站在十步之遥始终微垂面孔保持着恭谨姿态的男子,声微凉:“冯乙下午来请脉,说休克之症已基本痊愈,可以不用再输功调理了。”

苏允微愣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算一算日子,以灵墟输气之法,两个月确实足够让所有疑难杂症不再重犯。

“冯太医所言不错。”苏允略带了哑色的嗓音十分平静,“不过,若要确保根除,以治疗满三月之期为佳。”

“不必了。”

亓珃答得很快,也很坚决。

话音落的那一瞬间,一个念头冲进苏允的脑海。

他这般急切的要停止输功,难道,是在担心自己?怕如此强度的输功太过消耗他的元气体力?

  脱口便要说出相劝的话,突然又想起了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