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世不可避

【求收藏】【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浪荡子攻X性冷淡受(不是)】

正当乱世,魔族野心愈来愈强,总有战乱发生。各门各派皆教导曰:当不惜捐躯以保天下苍生。

可是魔由心生,如何泯灭呢?

四海清平就像个笑话。

云灼是个在人魔大战中伤了脑子被云酥救回的“傻孩子”。

云风风是他从有意识开始就一直陪伴他的师父,朝夕相处三五载,他却到师父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

而云风风到死也没告诉云灼他的身世,他带着他那一点点儿私心惴惴不安地闭上了眼睛。

云灼带着师父最后的嘱托下山入世,才知道,这世间有邪祟、有妖魔……还有欺凌、欲望……和爱情。

墨挂霜“九死”以救云灼,而云灼碎命魂为护墨挂霜周全。

墨挂霜浪荡半生,直到遇上云灼才知道什么叫绵绵情意、至死不渝……才知道什么叫销魂蚀骨。

云灼:“离我远点。”

墨挂霜:“还远?再远我就出来了。”

……

云灼:“墨挂霜,睁眼看看我,你若敢死,我就去殉你。”

……

墨挂霜:“云灼,你看着我,看着我。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我,我能做什么?我把我的命魂给你……好不好?”

第十八章 甜得很

小说 世不可避 作者:顾玖言 字数:1283 更新时间:2019-09-12 16:07:32

“昂,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早训对你来说除了早起去当人柱子外没有什么意义。”墨挂霜手指跳了几下,一朵比之前在大殿里凝出来的卡萨花还要精致的卡萨花一瓣一瓣在指尖凝出来,“这里是寒鸦,所有人学的都是御影术。”

云灼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对啊,这里是寒鸦。这里本来不是他一个外来人该来能来的地方,自己......大概和这个地方是格格不入的罢。

“知道了。”云灼应下来,问墨挂霜道,“那我早训时间做些什么?”

“嗯?”墨挂霜手里凝出来的卡撒花居然不是墨黑一朵,是透明的黑色,让花显得剔透极了,墨挂霜屈指一点,一个非常小的光团便围绕着花朵缓慢地游走。

墨挂霜把花施法悬在云灼床头,这才不解地回他:“自然是睡觉啊。”

......

请问寒鸦还有没有能教御水术和御火术的?实在不行他中途改学御影术行不行?

“这花好不好看?”墨挂霜指着给云灼悬在床头的卡萨花问他。

“嗯。”云灼端详了片刻点了点头,评价道,“若是暗红色的话大概要更好看。”

墨挂霜愣了一下,笑了;“我不招你,你倒是来招起我来了。”

墨挂霜站起来,本来坐的地方就离云灼很进,这么站起来更近了些。墨挂霜挑了挑眉毛轻佻地用手抬起云灼的下巴,低头凝视他:“怎么,还想要师父给你稳一稳魂魄?”

云灼这么抬头觉得不太舒服,好像不该这么做似的,可又没有人告诉过他这样是不对的,他就没有动说道:“我大概知道师父所说的稳魂魄是怎么一回事。我三魂七魄不稳,师......云风风跟我说过,他还说我的三魂七魄甚至融合的不太好。”

  “七魄对应着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所以我总是不能很好的表达我的情感甚至早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