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不是污师,是巫师

狐狸一笑大事不妙,殡仪馆常驻嘉宾,环环相扣正剧体,甜宠配小虐。

你和我讲鬼怪,我和你套手铐。

你和我谈除灵,我和你谈恋爱。

主:巫师腹黑攻(苍㬃【tái】)\胆小奶萌受(白子琼)

副:

深情精怪攻(柒)\多病多伤受(苍淮)

初代术杀师(青阳林),千年古精怪(玖)\妩媚诱受(血果)

白子琼:人穷志短胆子小,前半辈子倒霉,后半辈子开挂。术杀师继承人,苍家巫职斯辰的天命配偶,以被坑蒙拐骗被调戏为生。

苍㬃:多金公子大巫师,前半辈子无情,后半辈子深情。护妻狂魔,学校里拉广播示爱,以坑蒙拐骗调戏老婆为乐。

白子琼专职给苍㬃补水,苍㬃专职折腾白子琼尾骨。

精彩片段:

1.“听说你偷写爷的腐文卖钱?爷还是个受?”

2.“你们居然搞三人行!”看着一地狼藉羞红了脸。

3.“白子琼,你突然下车,行迹诡异的就是为了买小腐文?”

塑料袋里——《捆绑十八式的爱情》

4.中了情蛊,请问操是第一声还是第四声?

病娇看中了媳妇儿怎么破!?

串通演戏为家主位,为何敌人是你?

走!我们还阳!!

  秦广王:我不是人,你们是真的狗

第三十五章 偷亲苍㬃

小说 不是污师,是巫师 作者:余叁公子 字数:1397 更新时间:2020-03-29 11:47:12

白子琼盘腿坐在那一道圈内

“闭眼。”缓缓闭上眼,感觉自己的额前被家主的手覆盖住,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是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眉心一点点沉到自己的胸膛中央。

“白子琼。”

家主在叫自己,皱了皱眉,嘴巴却无法张开,也发不出声。

“白子琼。”

声音忽远忽近,还有些回荡感。

“白子琼…”

张嘴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吐纳了一口氧气,胸口开始发烫,有什么东西正在抽出。

  

“这死老头子,居心不良啊。”

血果身子不受控地向上飞起,“青阳林!”

青阳林一把拽住血果,“别乱动,拿着。”

血果拿过符咒,身子恢复了重量,稳稳地落在地上,“为什么会这样?”

“他没有探到我的灵力,你的灵力藏不住,他这是想采纳别人的灵啊。”青阳林神色严肃,“这个老不死的贱|人。”

启唇,虽然没发出声,却传出高分贝的尖锐音,血果痛苦地嗷叫着,青阳林皱了皱眉,他现在灵力是禁不起这种言灵,蹲下身,捂住血果的耳朵,抬眼,青阳林就在自己面前,从自己角度正好是看见青阳林半敞的领口,视线躲闪了两下,乖乖垂着脑袋,动也不敢动。

家主提起手里的银刃,想要取白子琼的眉心血,却有一层屏障硬生生挡在刀尖。

‘锵!’银刃落地,站在白子琼身后扶着的苍㬃抬头去看,被弹走了?

白子琼从阵法中缓缓抬头,睁开眼,勾唇一笑,背对着苍㬃,苍㬃自然是看不到那副表情,家主却看了个一清二楚,但那个表情只是转瞬即逝,再看的时候,又是闭着双眼有些痛苦的白子琼。

  ‘灵力极其微弱,但为什么…能够弹开。’重新拾起银刃,但是这次没有想采血,只是用刀背点在白子琼头顶,‘还是不要轻
手机端链接:不是污师,是巫师